liooli.com 好书 值得一看的好书 查看内容

值得一看丨《政治与英语》

2018-6-7 15:12| 发布者: 书呆子| 查看: 257| 评论: 0

摘要:   奥威尔——以其两部反乌托邦小说而知名——是一个好散文家、烂小说家和一个不及格的政论者。在《1984》的附录中,他提到了一个更夸张的年份:在2050年,一切自由、平等之类的词都被删除,在这种「新话」中,不再 ...
  奥威尔——以其两部反乌托邦小说而知名——是一个好散文家、烂小说家和一个不及格的政论者。在《1984》的附录中,他提到了一个更夸张的年份:在2050年,一切自由、平等之类的词都被删除,在这种「新话」中,不再存在这些概念

  •   以新话为唯一语言而教养成的人不会知道「平等」曾经有过「政治平等」的旁义,或者「自由」曾经是「思想自由」的意思,正如一个从未听说过国际象棋的人不会知道「后」和「车」的旁义一样。有许多罪行和错误是他无力犯下的,因为这些罪行和错误是没有名字的,因此是无法想象的。
  • ——奥威尔
  奥威尔是错的。这里面有一个语言与思想的关系问题。简单地说,有两派截然对立的说法:一派认为语言决定思想,思想依靠语言来进行;而另一派认为思想先于语言,语言是后出的、用以表达的工具。毫无疑问奥威尔持前一种立场。在《政治与英语》中,他指出:替换某些单词、改变它们的用法是淡化暴政色彩的有效方式。不把话说直白,那背后一定另有隐情。

  •   在我们的时代,政治演说、政论文章通常都是要为无法辩护的事情进行辩护。……毫无防护的村庄遭受空袭,居民被赶到野外,牲畜被机枪扫射,农舍被燃烧弹焚毁:这就叫做绥靖。几百万农民的村庄被剥夺,他们被迫长途跋涉,全部财产只有随身携带的一点东西:这叫做人口迁移,或调整疆界。不经审判就把一些人监禁多年,或者从脑后开枪处死,或者送到北极劳动营去,让他们死于坏血病——这些都叫做消灭不安定分子。
  • ——奥威尔
   
  同样持这一语言决定论立场的人为数不少,不少半路出家的语言爱好者曾经把科学未在中国产生归咎于汉语语法的无序,而力赞德语的逻辑严密、便于哲学表达。同理,某种语言中是否含有一些特殊的表示颜色、物的种类、空间位置的词,与这个民族的色觉、辨识能力、空间方位感似乎也有着密切的联系。

  可是近些年的语言学研究告诉我们,这种说法很可能是天真而错误的。语言至多在幼儿时期能产生影响,但它绝非先于思想。即使人为地从某种语言中删去敏感词,也一定会出现新的词来代指这些概念。删去词汇以消除某些概念的本体,这种行为极其幼稚,幼稚程度与禁用某些词汇以清除精神污染相仿。

摄于广东省博物馆|2018年1月16日

  从这个控制语言的小例子可以看出,奥威尔的问题在于:他极力反对的是一种在他看来可能发生,却在更多证据、更富逻辑的论证下被证明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这种不自洽的表态根本不能为自由主义辩护,因为这与说教没有什么两样。他写的是寓言故事,警示人「事情不应如此」,可见他并不信仰自由主义,甚至可以说背叛了自由主义传统,因为他根本没有自由主义战胜苏式中央集权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

  信仰一种东西,不仅意味着意识到它的好,更要懂得为它辩护。奥威尔身上没有思想,有的只是一手好文笔和一种良好的愿望。如果你真的喜欢自由主义,那你需要成为波普尔,而不是成为奥威尔。因为凭一己经验去判断哪种历史更好的奥威尔并不是一个理性的自由主义者,他只是一个满腹牢骚的英国人,一个「天不生大英,万古如长夜」意义上的英国人。
收藏 分享 邀请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自我介绍
自我介绍
知识产权
商务合作
好书栏目
好书推荐
值得一看
好书排行榜
论坛栏目
书友互动
书单推荐
儿童书单
关注liooli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