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oli.com 好书 好书推荐 查看内容

好书推荐|《上帝的残屑》和人的脑洞

2018-6-6 17:24| 发布者: 书呆子| 查看: 318| 评论: 0

摘要:   思想实验是一种危险的东西。它有一种毒品般的思维快感,然而它消耗能量,强占大脑,让大脑迷失在概念的丛林里,在无穷多的可能性中树立一种最终能找到真理的幻觉。在一本充满思想实验的书里,虽然有,却很少有真 ...
  思想实验是一种危险的东西。它有一种毒品般的思维快感,然而它消耗能量,强占大脑,让大脑迷失在概念的丛林里,在无穷多的可能性中树立一种最终能找到真理的幻觉。在一本充满思想实验的书里,虽然有,却很少有真正有意义的问题。

  • 实验❶——
  • 一群好奇的蜜蜂停在教堂窗外,每只蜜蜂透过不同颜色的玻璃往里看。对其中一只蜜蜂来说,教堂室内全是红的,但对另一只来说,却是黄的。如果它们会说话,它们可能会争论室内的颜色。作为好奇的蜜蜂,如果它们不明白某些事,就会很不安、很不开心。从长远来看,它们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永远好奇下去,不过这是一种很不踏实的感觉;二是创造假象,组织起来,强调它们看到的教堂室内就是红的或黄的。

  • 实验❷——
  • 百万年后外星人发掘地球上的遗物,会得出结论:叉子是从汤匙进化而来的,汤匙是从刀子进化而来的。它们自己没有复制与变异的能力,却以共生关系利用了某种高级动物,实现了自身的进化与繁衍。

  提出许多思想实验之后,本书作者开了一个脑洞:曾经有一位全知全能的上帝,在他看来不存在任何人类层面的挑战,但只有一点:他不知道能不能毁灭自己。因此他自杀了,他的残屑成了我们,残屑间的相互作用以概率的方式呈现,这些残屑的不同作用方式导致了可预测与不可预测的物质规律。
  看一个人的水平,也许可以看他对不了解事物的态度。每门学科了解一点,虽然无法迅速摸清他们研究的领域,却可以马上知道他们不懂什么。学问是一种寻求规律与共性的艺术,但是,受界别所限,历史学者不懂物理,文学学者不了解演化论。在学科内部,历史从业者不知道史料以外的东西,物理从业者不知道大爆炸以前的东西(可能并不能称之为「东西」),生物从业者不知道神经元上的电荷怎么变成糖的甜味。问这些问题,学者只会觉得你胡搅蛮缠,因此各学科总能留下开脑洞的缝隙。
  这没错,有的问题确实是永不会有答案的。如果要问吃饭为什么会有快感,那么基于天择原理的演化论可以给出充分的证明:没有这种快感的生物对营养物质没有那么渴求,也就比其它生物有更低的成活率,在生存竞争中占劣势,久而久之,剩下的只能是有饱腹快感的生物。但这种证明只是在使用一种反证法(不能没有饱腹快感)!我们了解这中间一切机理与传递过程,但饱腹快感又能如何从正面解构而获得解释?根本不能!从任何一种化学物质都无法真正到达大脑中真实的、令人愉悦的感受。牛顿把物质运动的规则写得很明白,可是为什么有质量的物体一定要相互吸引?


  这些令科学不舒服的、不可知的缝隙成了各种宗教(脑洞)的保留地。可是执意与唯心思想开战的人急于反击,不爱承认科学不是全能的,他们忘记了承认这一点恰恰是他们最好的武器。承认存在一些无法获知的东西,固然是为攻击者敞开了大门,却可令他们原形毕露。因为使用神力填充这些空白是一种偷懒——他们就像教堂外的蜜蜂,永远不能相互说服。
  值得一提的是,自说自话的人喜欢写书甚于喜欢宣讲,自说自话的书也偏爱对话体。我猜想,对于略微自负的脑洞作者们来说,指鹿为马是他们梦寐以求的特权,一人发言万人噤声则是特权表现的形式,与读者的心照不宣是他们间最理想的关系。因此,捏制一个理想听众可以避免实体讲座中可能出现的一切尴尬问题。这些理想听众会从合适的角度发问,会在合适的时机停止发问,只留下圣贤(貌似)振聋发聩的高论回响。
  希望那些乐于捣乱的听众,将来不要变成害怕捣乱的中年人。
收藏 分享 邀请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自我介绍
自我介绍
知识产权
商务合作
好书栏目
好书推荐
值得一看
好书排行榜
论坛栏目
书友互动
书单推荐
儿童书单
关注liooli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